容与

不将就

蔺晨是个讲究的人,吃喝玩乐样样讲究。喝酒定喝照殿红、今夜白这般名字风雅,入口香醇之酒;吃饭定是吃的各酒楼的招牌菜,哪怕是豆腐青菜,那豆腐也定是煨过高汤的,青菜定是早上新摘的;吃饭时身边怎能少了红袖佳人,宫羽姑娘的曲,心杨心柳的舞;交朋友要么是隐居世外的高人,要么是江湖豪客,要么是风流才子......准确来说,琅琊阁少阁主是一个爱玩爱吃的享乐之人,风流得近乎任性,救人也会看看长得好看不好看,因不好看而拒诊这事还真不是没干过。

当年他见到父亲从梅岭捡回来那个浑身是毛的怪物时,他就有些嫌弃,真心嫌弃,一个长的跟猴子似的人能好看到哪里去。可父亲说那是故人之子,要救,他才迫于父亲的威胁帮忙救治,等那人刮了毛后蔺晨发现还是个美人,才没有不情不愿下去。但当初毕竟还是违了自己的规矩,所幸也无人会乱说,更何况后来他跟梅长苏斗嘴斗得不亦乐乎,那还记得自己之前的那点不情愿。但这规矩,既破了一次,必定还会被破第二次,那时的蔺晨还不知道。

当他带着梅长苏的尸骸回到金陵时,他才第一次见到那让长苏竭心竭力也要扶上皇位的萧景琰,看到那双倔强的不肯哭出来的眼睛,他感到了心疼。他想,这么一个耿直的人怎么能斗得过那些老奸巨猾的老油条呢?蔺晨留在了金陵,一呆就是三年。

虽说是故友相托,但当萧景琰登上皇位,海晏河清之后,他怎么还不想走呢?蔺晨自己也感到奇怪,琅琊阁不涉入朝政,可他帮了萧景琰两年;他从未在一个地方呆过一年还未走,却在金陵待了整整三年;他喝的茶虽不固定,但都是珍品,却在宫里喝了三年的白水......

蔺晨看着对面看奏折的人喃喃自语,我怎么越来越将就了呢!

对面的人抬起头来:“先生若是觉得委屈,自可自行离去,景琰定不会阻拦。”一双眼睛清凌凌的,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但那扣着桌面的手不自然的握紧。

“唉!”,蔺晨叹道:“如果没有你陪着,那才是真正的将就。”

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不陪着爱人这件事绝对不能将就。蔺晨搂着红了耳朵的皇帝,喜滋滋的咬了一口。

不将就

蔺晨是个讲究的人,吃喝玩乐样样讲究。喝酒定喝照殿红、今夜白这般名字风雅,入口香醇之酒;吃饭定是吃的各酒楼的招牌菜,哪怕是豆腐青菜,那豆腐也定是煨过高汤的,青菜定是早上新摘的;吃饭时身边怎能少了红袖佳人,宫羽姑娘的曲,心杨心柳的舞;交朋友要么是隐居世外的高人,要么是江湖豪客,要么是风流才子......准确来说,琅琊阁少阁主是一个爱玩爱吃的享乐之人,风流得近乎任性,救人也会看看长得好看不好看,因不好看而拒诊这事还真不是没干过。

当年他见到父亲从梅岭捡回来那个浑身是毛的怪物时,他就有些嫌弃,真心嫌弃,一个长的跟猴子似的人能好看到哪里去。可父亲说那是故人之子,要救,他才迫于父亲的威胁帮忙救治,等那人刮了毛后蔺晨发现还是个美人,才没有不情不愿下去。但当初毕竟还是违了自己的规矩,所幸也无人会乱说,更何况后来他跟梅长苏斗嘴斗得不亦乐乎,那还记得自己之前的那点不情愿。但这规矩,既破了一次,必定还会被破第二次,那时的蔺晨还不知道。

当他带着梅长苏的尸骸回到金陵时,他才第一次见到那让长苏竭心竭力也要扶上皇位的萧景琰,看到那双倔强的不肯哭出来的眼睛,他感到了心疼。他想,这么一个耿直的人怎么能斗得过那些老奸巨猾的老油条呢?蔺晨留在了金陵,一呆就是三年。

虽说是故友相托,但当萧景琰登上皇位,海晏河清之后,他怎么还不想走呢?蔺晨自己也感到奇怪,琅琊阁不涉入朝政,可他帮了萧景琰两年;他从未在一个地方呆过一年还未走,却在金陵待了整整三年;他喝的茶虽不固定,但都是珍品,却在宫里喝了三年的白水......

蔺晨看着对面看奏折的人喃喃自语,我怎么越来越将就了呢!

对面的人抬起头来:“先生若是觉得委屈,自可自行离去,景琰定不会阻拦。”一双眼睛清凌凌的,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但那扣着桌面的手不自然的握紧。

“唉!”,蔺晨叹道:“如果没有你陪着,那才是真正的将就。”

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不陪着爱人这件事绝对不能将就。蔺晨搂着红了耳朵的皇帝,喜滋滋的咬了一口。


读《十年》有感

读《十年》有感
看完《十年》后曾找过书评,有人说看过那么多耽美文,都不如《十年》深刻,回答说,因为其他是耽美文,而《十年》是同志文。说句心里话,《十年》真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的耽美文向来是强攻强受,贞洁方面吗没什么太在意的,但若是两人已确定关系后还在外面找人是我无法忍受的。而且受也不是女人样,必须清清郎朗是男儿郎,可《十年》里的李维森真真是让我不能忍的渣,首先与高郁的性行为具有单方面的强制性,还想在结婚后与高郁继续这样的关系,认为高郁断绝关系是对不起他,真是够渣的。我知道有人说这是一种单纯,单纯是一件好事,单纯建立在以自我为中心上就不是单纯了,那是自私。我眼里的爱情是一对一双向性的,而不是我们在一起,外面却有一个两个或说不清的情人,既然说了我爱你,就请一生一世一双人,若你爱我身边却还有别人,那谁知你对我说的有没有对别人说过。什么我对你的心你不知道吗,我对其他人只是逢场作戏,那你是不是也这么对别人说的,逢场作戏会不会做着做着就成了真?这是我一直无法明白的桥段,无论是耽美还是言情,这样的人让我恶心。
第一次看,我觉得高郁太懦弱,一个正正经经的男孩怎么这么优柔寡断,没有当断就断的决心和果断,反而还会因此受人威胁,真是太窝囊了。我知道以一个异性恋的身份如此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没有经历过那种与全世界为敌的情况却贸然地说他们这样是一种懦弱。但我觉得一个人都这么欺负你了,是他对不起你,又不是你对不起他,你道什么歉啊。是李维森强奸了你,在未经当事人许可的性行为在我眼里都是强奸,一男一女发生这种事绝对是要骂那男的,可因为你是男的,他也是男的,这么做就没关系吗。在我眼里,高郁从内心里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原罪,只因为他是同性恋,所以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却认为是自己错了。
《十年》的背景有些早,过了那个认为同性恋有病毒关起来研究的时代,却还没到人们了解同性恋的时候。高郁本身是因为发现自己对好朋友李维森产生了性欲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他不敢与父亲说这件事,也不敢告诉自己的好朋友,因为他怕,在这个身边均是异性恋的情况下被当成异类。《麒麟》中的陆臻在第一次知道自己是同性恋时也很害怕,不敢与父母说,但他的家庭情况不一样,父亲是教授,母亲是高中老师,还都是理科出身的,陆臻本身又是神童,十四岁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同性恋是已经上大学了。这个家庭的教育是恐惧源于未知,如果你害怕什么,那你就去了解什么,所以陆臻虽然自己害怕,但他有很多条件可以让自己去接触那些有关同性恋的书,明白自己并不是有病,只是性向上与他人不同罢了,所以他虽然不是光明正大地出柜了,但是内心并不认为自己有病,有罪。而另一个蓝田,家里人就更开明了,在刚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后,蓝田就跟家里人讲开了,在与家人的讲话中确定了自己以后的路怎么走,在陆臻瞒着所有人,他对着自己的家人和好朋友出柜了,并获得了理解支持。高郁却不一样,他的母亲跟人走了,父亲只是一个小职员,性格好却与他并不亲密,而两个好友中的一个又是他的暗恋对象,而身边却又很少有关这方面的书。
他当时刚开始看的两本书都是认为这是一种罪,男女的结合才是对的,而同性恋则是有罪的。他虽然一直在了解同性恋方面的知识,但理论未上升到哲学,行为也不接受实际,从内心里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李维森的爱是一种罪,这种负罪感使他对李维森很迁就,迁就到失去自己。他刚开始不肯接受无爱之性,却受到了李维森的强迫,而后他要放纵自己却在内心有着道德约束。他与别人的性爱是你情我愿的,他却很难为此付出真心。
高郁的人格并不健全,反而还有一点扭曲,以至于造成了使自己委屈迁就他人却还觉得自己是错的。他有关于同性恋的一切了解都几乎是负面的,而他身边也没有人可以让他去倾诉和交流,他对小川说那是变态,而李维森认为同性之间的性是一种发泄和友谊,林东认为自己的弟弟走的是一条不归路,是不对的。而他自己本身有意识的在自己朋友家人面前掩饰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甚至对他们知道这件事感到恐惧。他做的唯一让我觉得最好的地方在于,他从认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后就没有想过要骗一个女人与他结婚,他说不想欺骗另一个无辜的人,甚至不愿意在李维森结婚后与他继续发生关系,也是为了另一个无辜的女人——李维森的妻子。他的道德感很强,但他负罪感也很强,同时无法进行自我救赎和免罪,也许这是同性恋在社会现实中真正的样子,但我更希望,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上,同性恋能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性取向,而不会因此认为自己背负原罪,有病,更希望他身边有更多帮助和支持他的人。而强奸这件事是我无法容忍的,哪怕后来被强奸者产生了快感,强奸也是一种犯罪行为,是不对的,无法容忍对强奸犯的洗白和包容,你想白莲花圣母,那是因为你没经历过,不知道被强奸的受害者身体和内心会受到怎样的创伤,绝对不会是文里三两句就能恢复的那样。当然,我也只是看资料了解过,但我认为法律是底线,只要违法了无论什么理由我都不会认为他是对的。
我对同性恋接受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那就跟你是黄皮肤他是黑皮肤一样表现的不同性状罢了,不过就是他喜欢同性你喜欢异性,有什么关系吗,你说同性恋会使世界灭亡,才占10%人口的同性恋能使世界繁衍不出后代,那么多异性恋是干什么去了。况且人类进化到如此地步就不会仅仅是为了繁衍后代才存在的,况且现在还有体外受精,代孕,异性恋中也有不少人选择不要孩子的丁克家族,还有不孕不育这病症,因为无法繁衍后代而反对同性恋这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我不是认为真爱无敌和存在即合理的人,就像我无法接受恋童癖者,但我认为,若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选择与我们不同,只要不危害社会,不伤害他人,不触犯法律,为什么我们不能宽容一点呢?